中共吉林市委政法委员会主管

吉林市反邪教网站

与家人断绝联系、被迫嫁给陌生人还生下2个孩子…女子:这15年就是一场悲剧!

  时间:2020-07-06 09:29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看着体育馆里的人山人海,我感到头晕目眩。我面前站着30000对夫妻,他们都准备听从教主的安排,举行婚礼,我就是其中之一。我们都准备在这场盛大的婚礼中,嫁给一个陌生人。”

 

  ▲正在等待结婚的“统一教”夫妇。来源:谷歌搜索

  55岁的尤兰德·布蕾纳(Yolande Brener)来自英国,6月28日,她向《太阳报》的记者讲述了自己身陷“统一教”(诞生于韩国的邪教组织)15年的悲惨经历。

  ▲尤兰德·布蕾纳近照。来源:《太阳报》

  对于她来说,从加入邪教的那一刻起,自己的生命就不可避免地走向了悲剧。

  布蕾纳在英国小镇温莎长大,在她15岁那年,自己一直崇拜的哥哥患上了精神分裂,对于她来说是个很大的打击。两年后,她离开家乡前往伦敦学习艺术和电影,毕业之后,她成为了一名电影制片人。

  1990年7月,布蕾纳由于工作的关系,认识了一个名为安德烈亚斯的人。随着交流的深入,安德烈亚斯向她介绍了一部影片,讲述的是人类在现代社会中承受巨大的压力,但是又必须保持快乐的无奈心理。

  这引起了布蕾纳的共鸣,她想看到更多这类的影片。

  她没有意识到,这是“统一教”招募自己信徒的方式之一:向那些潜在的成员提供他们感兴趣的内容,然后一步步给他们洗脑。

  ▲“统一教”的标志。来源:维基百科

  “统一教”全名为“世界和平统一家庭联合会”,1954年由韩国人文鲜明建立,他声称在自己16岁那年的复活节,看到了耶稣显现,要求自己“继承未完成的救赎工作”。1972年之后,文鲜明转移至欧美传教。

  ▲“统一教”的建立者文鲜明。来源:维基百科

  布蕾纳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负责跟她沟通的内部成员向她许诺:只要她加入“统一教”,教主就会治愈她的精神分裂症。

  布蕾纳答应了。

  她被带到伦敦市中心的一个公寓,在那里她被没收了所有的财务,包括自己带来的笔记本和书,也被禁止再与自己的家人和朋友联系。

  ▲布蕾纳与其他“统一教”信徒们在教堂门口。来源:《太阳报》

  在第二天的祷告会中,信徒们为布蕾纳治疗她的精神分裂:围坐在她的身边,不断祈祷。

  这听上去很疯狂,但是当时布蕾纳真的相信自己已经被治愈了,她对别人告诉她的一切深信不疑,所以当有人对她说,你有不好的情绪是因为这些坏情绪都粘在了你的头发上时,她毫不犹豫地剃了光头。

  她感到生活终于变得简单了,也不用再担心被爱与否,她只需要信念。

  一个月后,她在街上碰到了自己的朋友,朋友苦苦哀求她离开“统一教”,但布蕾纳拒绝了,她说自己的神真的需要自己,她不能走。

  ▲正在传教的“统一教”教主文鲜明

  与此同时,日常生活变得愈发艰难,她需要日复一日地祷告,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平均每天只能睡三个小时,布蕾纳已经筋疲力尽。

  1991年2月,布蕾纳听到了“统一教”教主文鲜明即将为信徒们主持集体婚礼的消息,这让疲惫生活中的她感到很兴奋。她相信,教主将会为她选择一个完美的丈夫,从此改变自己的人生。

  ▲布蕾纳与其他“统一教”成员。来源:《太阳报》

  1992年7月,布蕾纳被告知,她要与一个来自厄瓜多尔的男性结婚,除了知道这名男性28岁,名叫加布里埃尔以外,她对这个即将成为自己丈夫的男性一无所知。当她看到他的照片时,她不由得产生一种恐惧:这个男人是一个陌生人,我怎么能嫁给他?

  但很快,这种恐惧被她“克服了”,她告诉自己,上帝想要的,也就是自己想要的。

  一个月后,布蕾纳与加布里埃尔在美国的肯尼迪国际机场第一次见面了,他们一起飞往首尔,在长达十几个小时的旅程中,他们没有说一句话。

  见面后的第四天,他们与其他30000对夫妇一起站在体育馆里,当60000个声音大声喊出“我愿意”时,布蕾纳说她能感受到体育馆地面的震动,她的内心充满了兴奋和喜悦。

  ▲准备举行集体婚礼的布蕾纳与加布里埃尔。来源:《太阳报》

  然而,根据“统一教”的教义,在教主安排下结婚的夫妇必须等待数年之后才能接触,更不能有任何的夫妻生活,所以新娘们都睡在集体宿舍里。

  ▲上万对准备举行婚礼的“统一教”夫妇。来源:《纽约时报》

  在接下来的两年中,布蕾纳和丈夫加布里埃尔只能偶尔在宗教活动中见面,偶尔互通信件。1994年9月,“统一教”的长老允许他们两人“严格遵照教会手册进行性行为”, 并同意他们一起搬进教堂提供的旅馆住宿,布蕾娜怀孕了。

  她的女儿海莉1995年出生,这也是布蕾娜加入“统一教”的第五年。五年期间,她没有见过家人朋友一面。在海莉两个月大的时候,经过教会和丈夫的批准,布蕾娜被允许回到英国见家人一面。

  ▲布蕾娜与加布里埃尔和两个孩子。来源:《太阳报》

  与家人短短的相处唤醒了一丝布蕾娜的理智,她开始思考,带海莉回到“统一教”是好事吗?但随着探视期一过,布蕾娜还是被拉回了教内。

  1997年11月,布蕾娜的儿子布兰登出生,随着时间的递增,她总算恢复了一丝理智,多年来,布蕾娜一直觉得自己的哥哥没有恢复健康,是自己祷告得不够多,但这么多年过去了,哥哥依旧没有好转,而自己甚至连陪伴他的时间也失去了。

  她已经有两个孩子,但是陪伴他们的时间却很少很少,她把大量的时间花在了祈祷、参加教内活动、发展信徒和为教堂制作视频上。

  ▲宣传自己是“人类真父母”的文鲜明和他的妻子

  2000年,“统一教”终于允许布蕾娜搬进属于自己的公寓,但是加布里埃尔不同意,两人为此大吵一架,关系变得愈发冷淡。

  2005年,加布里埃尔与布蕾娜分居,一年后两人离婚,两个孩子归布蕾娜抚养。为了抚养孩子,布蕾娜找了一份工作,正是这份工作把她拉出了泥潭,与现实社会的频繁接触,让她逐步恢复理智。

  而与此同时,“统一教”频繁与布蕾娜联系,要求她带着孩子参加教内活动和祷告。

  这一次,布蕾娜终于坚定地拒绝了,她需要赚足够的钱养活自己和孩子,她开始慢慢适应正常的世界。但是偶尔,她也害怕自己的“背叛”会被上帝惩罚,这是多年被洗脑留下的后遗症。

  当孩子们渐渐长大,布蕾娜告诉他们,要成为一个坚强、独立的人,要有自己独立的思想。布蕾娜的哥哥现在和母亲生活在一起,她会定时去看他们,哥哥并没有康复,但是时不时去看看哥哥,让她觉得很安心。

  布蕾娜也尝试过约会,但她并没有遇到合适的人。她如今55岁了,也许她可以原谅曾经的自己,也许不行。毕竟对于她来说,她的生命在她加入“统一教”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彻底改变了。她衷心地希望自己的孩子不要重蹈自己的覆辙,她也想告诉所有的年轻人,人要对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不管过程和结果有多惨痛。

责任编辑:小末

访谈

更多More

文史

更多More

视频

更多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