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吉林市委政法委员会主管

吉林市反邪教网站

揭秘邪教“全能神”:除了对成员进行精神控制 还要求上交“奉献金”

  时间:2020-07-14 15:31 来源:潇湘晨报

  齐鲁网·闪电新闻7月14日讯 邪教因为其反社会的本质,一直是我国严厉打击的对象。因为信了邪教而家破人亡的案例也有不少。近日,淄博市博山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一起组织宣传“全能神”邪教的案件,6名被告人因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而获刑。

 

  该组织系全能神博山小区,接受上级全能神淄博区的领导,宣扬传播全能神邪教理论。

  通过审理,淄博市博山区人民法院依法对6名“全能神”邪教组织成员作出一审判决,分别判处6人10个月到3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其中2名被告人因疫情原因不能到庭,法院通过视频形式对她们进行了审理判决。

  在这6名被告人中,贾某某是年龄最大的一个,今年已经77岁了,在听到判决后,她对于加入“全能神”邪教一事悔恨不已:“俺这么大年纪了,没想到就弄出来这么一出,我这心太难受了,实在是对不住你们,也对不住儿女。”贾某某加入邪教组织后,长期利用自己家作为传播邪教信息的据点,如今触犯法律被判刑,后悔也来不及了。

  因轻信“全能神”邪教延误治疗 48岁的她患乳腺癌离世

  负责这起案件的公诉人告诉记者,这起案件本来应该有7名被告人受审,这7名受审的被告人之前都患有不同的疾病,却因为信了邪教耽误了治疗,被告人崔某某更是在案件起诉到法院之前就已经过世了。

  本身患有疾病,受别人蒙蔽,崔某某加入这个组织之后就不吃药了,她相信疾病会不治而愈,结果小病拖成了大病,最终,经过医院诊断,她已经发展成为癌症晚期,再治愈已经来不及了。

  崔某某的丈夫说,自己因为工作原因长期出差在外,妻子没有工作就在家照顾孩子。一年前妻子出现身体不适,他就劝妻子去医院检查一下,但妻子却始终不愿意去,他当时也没在意。直到2019年11月份,公安机关找上门来他才知道,妻子加入了“全能神”邪教组织。

  崔某某的丈夫说,当妻子感觉身体越来越不舒服后,他向公安机关申请了保外就医,在得到批准后,他与妻子来到医院检查,但此时一切都已经晚了。为了给崔某某看病,丈夫花光了家里仅有的17万元积蓄,但还是没能挽留住妻子的生命。今年的4月份,48岁的崔某某离开了人世,她87岁的老父亲还卧病在床,怕老人知道这一噩耗受不了,崔某某的丈夫一直瞒着他。因为轻信了“全能神”的谎言,崔某某失去了生命,也拖垮了这个家。

  面对妻子的离世,崔某某的丈夫,内心一直无法平静,既有对妻子离世的惋惜,又充满了对邪教的愤怒:“这些东西我感觉都是害人的,你没经历过,你不知道,如果切切实实发生在你身上了,你就体会到了,能害的你家破人亡,这话一点都不过分。”

  被“全能神”邪教精神控制 她把买菜钱也交了

  邪教组织害人不浅,但却披着伪善的外衣。全能神邪教组织,是由原邪教组织“呼喊派”骨干赵维山于1989年创立的。为了增强迷惑性,他们打着基督教的旗号,到处散布歪理邪说。

  淄博市临淄区的孙某某,原本有着美好的家庭和稳定的工作,虽不富裕但一家人却很幸福。但这一切,在2011年她加入了全能神邪教后就全变了。孙某某说:“听他(全能神)说,就是耶稣又做了新的工作了,不那样做了,但是也是来拯救人,不管家了,耶稣原先是第二步,现在是第三步,就是说世界要毁灭了,赶紧救人,就是啥也不顾了,就是拯救一个,将来你就进天国。”

  孙某某的二哥说,孙某某在信了全能神之后,对比过去完全就和变了一个人一样。2014年,为了传教,孙某某辞去了自己的工作,全心全意地为“全能神”邪教组织工作。孙某某说:“耽误干活了他就给你找出个书里写的话,当你工作和你利益冲突的时候,他那意思把你摆在哪一头上,要是摆在你那利益上,就证明你,没忠心,这就给你摆上这句话了,他就叫你怎么去做。”

  孙某某说,“全能神”邪教组织,每周都要组织成员聚会,学习所谓的“教义”,以洗脑的方式灌输给他们,致使这些误入歧途者执迷不悟、如痴如醉。孙某某告诉记者:“叫你去传福音,你不去,他拿他那个话来跟你对质。他就时刻用他那个话去支配着你去做,实际上他就是控制着你,精神控制着你,你自己出不来。”

  为了传播所谓的“教义”,孙某某把家里所有的亲戚朋友都得罪了一个遍。孙某某的二哥说,,他们的母亲很早就过世了,父亲独自抚养他们长大。但是加入邪教组织后,孙某某性情大变,对家人越来越冷漠。哥哥生病住院,她只是去看了一眼,甚至在父亲去世后,也只是去走了个过场。

  看着妹妹有家不回,最后闹得众叛亲离,孙某某的二哥内心备受煎熬,为了让妹妹认清邪教的本质,他做过不少努力,但是却怎么也拉不回孙某某。孙某某的二哥说:“闹到什么程度?在我家,她就说哥哥,你以后也别管我,我死外头你也别管我,我要饭吃也不来你门下要,就到这个程度,最后我们不来往了,没办法我说什么她又不听。 ”

  除了精神控制,邪教组织还要求成员上交所谓的“奉献金”,大肆敛财。甚至对于没有了工作的孙某某,连买菜的钱都不放过。孙某某说:“信的时间长的时候,上班的他们交(工资)十分之一,我看他们交我就想交,我又没有,家里我对象给我的钱,叫我买菜的钱,我就省下两块钱来交上,交个三十、二十,没有就交这些,越交的多了越好,看见人家成好几百的交,我也眼热。”

  在邪教组织的迫害下,不少成员身心俱疲,人财两空,却因为邪教组织的精神控制,难以脱身。孙某某告诉记者,邪教组织会让成员作出承诺:“你若是背叛了,就叫车撞死。”甚至还要白纸黑字写下来。

  2017年,孙某某所在的邪教组织被公安机关查处,她也因为组织参与邪教活动被判刑。出狱后的孙某某没有得到孩子的原谅,丈夫也已经去世,她只能暂住在二哥家中。回想自己这些年做的荒唐事,孙某某更认清了邪教的本质:“现在想起人那个感情来了,原先就没这一块了,就叫他(“全能神”)弄的,也没感情,也没亲情的,原先我哥哥长病我也不管他,现在还是我哥哥管我,去照顾我,回来还是在我哥哥这里住着,也吃我哥哥的。现在再想想,就说是再去信,再去考虑别的,那人没良心了,那就真是心坏了。”

  加强教育感化和宣传 让更多人远离邪教

  邪教很可怕,不仅可怕在它的社会危害极大,更可怕在很多痴迷的人身受其害、充当了帮凶却不自知,一旦陷入就难以脱身。从这些案例也能看出,与邪教组织的斗争重点在于防范,加强教育转化和宣传工作,让更多的人认清邪教的本质。

  我国的《刑法》对于组织、利用邪教组织或者利用迷信破坏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实施的,有着严厉的处罚措施。但考虑到,许多邪教组织人员,是因生活、工作或者情感一时不如意,被他人乘机诱惑走上犯罪道路的,在相关司法解释中也规定,对初犯并认罪悔罪,明确表示退出邪教组织的被告人,均可予以从宽处理。

  情节特别严重的,只要愿意退出邪教组织,不再参加邪教活动,就可以不认为是情节特别严重,然后降一个档次处罚。如果是情节严重的,愿意退出邪教组织,不再参加邪教活动就可以认定为情节较轻,在三年以下量刑处罚。如果此前因为邪教组织活动,传播邪教宣传品,被行政处罚,或者是刑事处罚的,如果再犯的话,就要从重处罚,并且这个构罪的标准,也是相应降低的。

  在这起案件调查审理阶段,博山区公安、检察院、法院3部门始终坚持做6名被告人的教育转化工作,通过真情感化,6名被告人认识到他们的行为对社会、家庭都造成了危害,通过他们的亲身经历,认清了“全能神”鼓吹的谎言,当庭认罪。

  在加强对邪教人员教育感化的同时,博山区政法委有针对性地开展了,“进机关、进农村、进社区、进学校、进企业、进宗教场所”的六进活动,加强反邪教的警示教育。针对邪教人员,经常进出小区散发邪教资料的手法,博山区各街道社区,组织网格员以及志愿者加强巡查,并在小区楼道之中,张贴反邪教知识展板,潜移默化的增强群众的反邪教意识。

  近年来,邪教在向成年人传播的同时,还将触手伸向了学校,以发传单和发红包的形式拉拢未成年人入教,对此淄博市博山区的各学校也加强了防范意识教育,让孩子们通过开主题班会,手抄报的形式,正确认识邪教,增强拒邪意识。博山区政法委还组织群众开展健身操比赛,健身气功培训,将反邪教知识融入旅游景点等方式不断创新推广新形势的反邪教宣传。同时,针对邪教的主要传播方式和危害,博山区政法委还总结编写了防范邪教“五谨防”,以及算算信邪教的“五笔账”等反邪教宣传知识。

  反邪教是一项持续性的工作,事关社会大局稳定,任重而道远。大力加强宣传普及工作,提高广大群众的防范意识,绷紧反邪教这根弦,建立警示教育长效机制,才能从根本上铲除邪教滋生的土壤。

  (闪电新闻记者 宁佳 《调查》记者 曹凯 淄博报道)

责任编辑:小末

访谈

更多More

文史

更多More

视频

更多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