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吉林市委政法委员会主管

吉林市反邪教网站

连载四:原雇员揭秘光怪陆离的“法轮功”媒体世界

  时间:2020-11-19 09:47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总标题:原雇员揭秘光怪陆离的“法轮功”媒体世界

  核心提示:2020年10月23日,美国网络杂志The Atavist Magazine第108期发表作者奥斯卡·施瓦茨(Oscar Schwartz)长篇通讯文章《奇幻人生——布鲁克林有志诗人如何成为“法轮功”右翼媒体的工具》(Stranger Than Fiction--How an Aspiring Poet in Brooklyn Became a Tool in a Right-wing Propaganda Blitz Linked to Falun Gong),通过原《大纪元时报》新媒体写手史蒂文·柯莱特的视角,展现出一个光怪陆离的“法轮功”媒体内部情形:除了对信息控制、对编辑人员的剥削和精神禁锢、对政治特别是右冀政治的热衷和支持外,“法轮功”还深度利用其媒体介入美国党争,介入美国大选。全文两万余字,为便于阅读,中国反邪教网将其分成六个部分进行连载,每部分标题为译者所加。此为第四部分《舆论导向发生明显变化 开始支持特朗普》。

  (一)我的面试历程:大纪元成为支持特朗普的扩音器(点击进入)

  (二)周点击率达10万次 每月将得到2500美元报酬(点击进入)

  (三)新闻理念相悖 但“这不过就是份糊口的工作”(点击进入)

  原文配图

  2016年夏末,在特朗普成功获得共和党提名后,新媒体团队发生了些变化。詹娜因为没有达到点击量要求被解雇;负责报道犯罪类的记者也离职了。但是,柯莱特却升职加薪,月薪涨了500美元。现在,他依然编写着他的稿件,还时不时为大纪元的纸媒写一些稿件。

  当特朗普抛出无耻谎言,称奥巴马总统和他的第一任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是宗教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创始人”时,柯莱特撰写了一篇不做批判性评论的文章。文章称,比起真相,特朗普这番言论的本身就更重要。这似乎或多或少与《大纪元时报》自诩的公正报道的理念相符,同时又能迅速地提高网页浏览量——毕竟,公众人物具有煽动性的言论,往往会带来可观的点击。关于其他的变化,还有一件不得不提:新闻编辑部对这位共和党候选人的热情心照不宣。报社的舆论导向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而这似乎是高层下达的。

  当其它媒体都在报道特朗普在推特上剑走偏锋且煽动性的古怪言论时,柯莱特的同事却劝他远离此类话题。他向上司提交了一篇稿件,对比了特朗普和希拉里在移民政策问题上的不同态度。后来,他收到了《大纪元时报》发行人斯蒂芬·格雷戈里的回邮。该发行人说,特朗普是唯一一个指出,“开放性边境”会使得黑帮、罪犯和恐怖主义进入本国领土的候选人。总的来说,格雷戈里认为,希拉里的政策会扩大行政部门的权力,削弱议会的权力,重蹈奥巴马总统在任期间的老路。

  还有一次,他让柯莱特看一篇同事写的文章,内容是分析对比特朗普和希拉里在经济政策方面的差异。文中只有一条引起他的关注:“特朗普试图通过复兴经济增长来重振美国政治的伟大性。”他跟他同事说,“伟大性”这个用词和特朗普的竞选口号呼应,有失偏颇。他同事告诉他,这段话是格雷戈里加进去的。

  柯莱特发现,报社里很多记者,尤其是练习“法轮功”并且已经在报社工作一段时间的年轻男性,开始在文章中越来越肆无忌惮地支持右派言论。有一位同事还分享了一段右翼活动分子斯特凡·莫利纽克斯(Stefan Molyneux,加拿大极白人至上主义者,以宣传阴谋论、和种族主义等观点而闻名,后遭到YouTuber)在油管(和播客等社交媒体平台封杀YouTube)上的视频。斯特凡·莫利纽克斯在油管上宣传科学种族主义和白人至上主义。像他们或是莫利纽克斯这种敢于讲真相的人,反对霸权,勇敢地追求新闻的公正性——这些是那些腐败的传媒精英做不到的。

  《大纪元时报》总是聘用对建制派持怀疑态度的人,它那些保守派的论调也让其成为了特朗普主义的传声筒。考虑到这些,《大纪元时报》员工说这种话并不令人奇怪。无独有偶,鉴于这份报纸就是为了打一场信息战而创办的,那么它在这种充满政治宣传的选举季采用各种各样的阴谋论也就很自然了。尽管如此,鉴于它和“法轮功”组织的密切关系,在特朗普的选战过程中,支持他的右翼媒体集团里出现了“大纪元”的身影多少让人有些意外。因为这个媒体主要是针对中国的。特朗普表示若是他当选,一定会对北京采取强硬措施,《大纪元时报》对此大肆宣扬。柯莱特写了一篇有关《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特朗普主张叫停而希拉里力求进一步加强)的文章,被极右翼阴谋论网站“信息战”网(Infowars)转载。

  柯莱特曾和父母商量想要辞职。父母劝他说不能因为工作困难就放弃,是时候体会一下成人生活的现实,这有利于他在充满挑战的环境中展现出坚强的性格。他同样将自己的困境与室友马丁分享。当时,马丁拥有法学学位,正在布朗克斯帮房东们处理住房纠纷。就像柯莱特不想为边缘媒体撰写那些亲特朗普的宣传稿件一样,马丁也不想将人们从他们的家里赶出去。马丁坚信,千禧一代做着与本人政治观相悖的事,并不是他们的错,这只是“系统”根本性失败的迹象,证明了新自由主义的霸权和晚期资本主义是如何摧毁灵魂的。必须来一场政治革命。

  这对柯莱特很有启发,起码为他每日继续上班找到一个正当的理由。另外,柯莱特发现同事们都很友好,他们的个人行为与政治动机似乎看起来都那么不一致。这也是柯莱特舍不得走的原因。编辑部的同事对他都很关心,帮助他支持他。他们经常为他的出色工作道贺,将大篇幅版块让给他,有时甚至是报纸的头版特写。他们知道,柯莱特并不赞同他们的观点,但是他们相信他们的使命是正确的。柯莱特觉得同事们相信他最终会转变的。

  这或许是2016年9月15日法克特让他去华尔道夫酒店参加特朗普在“纽约经济俱乐部”演讲的原因。柯莱特早上九点半抵达会场。法克特让他要穿得得体一些,所以他穿了一件马甲和红色衬衣。他见到了纸媒团队的记者瓦伦丁·施密德(Valentin Schmid)。他们被迎到了楼上的新闻媒体席,几十个记者已经聚集在那里,低头玩着手机。宴会厅的嘉宾们都身着燕尾服和礼服。柯莱特心想,就为了一顿午餐,真是奢侈。落座后,一盘盘鸡肉端到了客人们面前。

  此时,副总统迈克·彭斯出现在宴会厅的舞台上,在就经济繁荣做了简短致辞后,迎出特朗普。他的演讲先后提到了他在佛罗里达州、北卡罗来纳州和俄亥俄州的可观支持率、就业问题、移民问题、制造业和奥巴马政府的失败等问题。最后,他表示他计划对企业大幅减税。柯莱特注意到,施密德是记者里唯一跟着人群鼓掌的一个,使得其他记者都一脸狐疑地看着他,柯莱特也是心生猜疑。

  活动结束以后,施密德请柯莱特到57号大街的一家小酒馆吃午饭。施密德来自德国,穿着一件Polo衫,将领子立了起来,一只眼睛还有一点弱视。施密德是那帮亲特朗普的年轻小团体中的一员。柯莱特点了个汉堡,施密德点了份牛排。席间,施密德滔滔不绝,他赞成自由意志党的观点,觉得特朗普特别对他的胃口。对他而言,特朗普不惧怕说出真相。那些畏惧他的人都是一些自由主义的主流媒体和政治精英,他们习惯了根据个人的喜好操纵权力。

  “以前的认知,都是从破碎的体系里接受到的狗屁不通的东西,后来得到启示,才发现谁是真正的邪恶”——这种话,柯莱特以前也从别处听说过。他知道纸媒团队里很多人都曾追寻心灵的归宿,有时候还会经历一些荒诞不经的经历,后来才接触到“法轮功”,又通过“法轮功”进入《大纪元时报》。他们之中有些人曾居住在嬉皮士社区,有些人则曾经夜夜笙歌,来逃避内心深处对自己的不满。柯莱特心想,在某种程度上,这些人的生活和他遇到的人没什么区别:大学里孤独的同学,宾西法尼亚州同志社区里的人,新学院大学里的诗疯子,布鲁克林酒吧里他遇见的那些左派,还有他的室友……他们都感到与现实的疏离,想要一场彻底的改变。

  施密德问及柯莱特的政治意识形态。柯莱特说虽然他并没有一个真正清晰的概念,但是,他有无政府主义倾向。“啊哈,所以你想要的和我一样,” 施密德吃了一口牛排说道。“我和你一样,想破除这个体制。”(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小末

访谈

更多More

文史

更多More

视频

更多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