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吉林市委政法委员会主管

吉林市反邪教网站

利用明星吸引成员,编造“拜师费”等名目大肆敛财……80后“女娲娘娘”被判刑!

  时间:2021-04-28 08:26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有人举报我宣扬封建迷信!对,我就宣扬封建迷信了,怎么了?有本事你别举报,找警察抓我呀!”

  2020年12月6日,孙旭慧在微信群里发下上面这段话。

  这个微信群的名字叫作“禹余天上清境宝慧厅张宏堡”,孙旭慧是群主。在她的设想里,群里这100多号人,都是要跟着她一起“建仙境”的。但群里总有那么几个不听她的话,甚至常常质疑她、咒骂她,和她吵架。

  一年多来,这个1987年出生、初中文化程度的女子,一心想学她的“师父”张宏堡,以“弘扬传统文化”为名,打着传播气功的旗号,开办“禹余天文化艺术有限公司”,恢复从事早已被有关部门依法查处的“中华养生益智功”(以下简称“中功”)活动,伺机疯狂敛财。

  为此,她网罗了不少曾经习练过或接触过“中功”的人,欺骗他们说“中功”被国家允许了,并以补办“传承证”、举办“康养班”等名义收取费用。

  “我算过,这才两个月靠这么点人就赚了小10万,那要是以后铺开,真的搞得特别大的话,一个月怎么着不得赚个上千万啊!”

  孙旭慧幻想着,这个疯狂吸金的金字塔一旦恢复重建,她作为塔尖上的领头人,就可以坐等大把钞票源源不断流入囊中。

  “中功”学员给孙旭慧的转账记录

  然而,就在孙旭慧向群友叫嚣说警察不敢抓她的第3天,2020年12月9日,在公安部的统一部署下,山东招远等地公安机关统一行动,一举将孙旭慧等11名核心骨干全部抓获。

  2021年4月27日,该案在山东省招远市人民法院一审宣判。孙旭慧犯利用迷信破坏法律实施罪,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并处罚金五千元;何文菊、何旭贤等3人以同样罪名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一年至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不等,并处罚金。

  至此,自称“女娲娘娘”“中功传承人”的孙旭慧,在威严的法律面前现了原形。她那还没成形的发财梦,也被彻底击了个粉碎。

  见识“洗脑”威力

  “不管你需要多少钱,或者你收多少钱,他们都愿意出,而且他们会想尽办法去出这个钱”

  在成为“女娲娘娘”“中功传承人”以前,孙旭慧的成长经历可谓崎岖。

  受母亲影响,还在读小学时,孙旭慧就被送到张宏堡开办的培训学校里学习“中功”。

  彼时,正值气功在全国大热。不少人相信,练习气功可以强身健体、治疗疾病,甚至能开发出特异功能。在全民狂热参与的情况下,成为一个气功大师,被一些人视作是发家致富、跻身权贵的快速通道。于是,一大批假大师纷纷涌现,打着传播气功的旗号,夸大宣传神化自己,为个人谋取私利。

  张宏堡和他一手炮制的“中功”组织,便是其中一个。1987年,张宏堡开始编造“中功”理论,除佛、道、医等学说外,还融入了很多封建迷信和巫术、骗术等内容,称“中功”是“融天、地、人道于一体,归纳为‘麒麟文化’八大体系,包含哲学、生命科学、特医等分类。”

  宣传张宏堡“中功”特医神威的书籍

  在其印制的各类宣传书籍中,充斥着不少如今看来匪夷所思的“医学奇迹”。如:外伤性高位截瘫患者在经“中功”特医手法治疗一疗程后四肢伸屈自如;不能讲话的全瘫患者经“中功”特医调治一次后便能开口说话,三天后再次复治不但讲话流利,而且能下床走路……

  张宏堡在书中演示“手感探病”“神仙一把抓”

  种种神奇疗效,引得那时的人们趋之若鹜。加上90年代“气功热”的影响,“中功”一度拥有大批学员。

  也是在这个时期,孙旭慧跟着母亲一起,在张宏堡开办的培训班里学习“中功”。几年间,还未成年的她,亲眼目睹了一些人痴迷“中功”、崇拜张宏堡到了何等可怕的地步。

  “他们不光愿意为‘师父’拿出很多财物,甚至连自己的生命都愿意拿出来。说白了,你就是让他们(为了‘师父’)死,他们都愿意。”

  孙旭慧的母亲就是这样。2003年时,她的母亲因为习练“中功”离家出走,导致家里经营的电器公司倒闭,她和弟弟、妹妹辍学回家,没有人管。

  “那时我只有16岁。”孙旭慧回忆说,母亲离家出走后,他们只能跟着年迈的奶奶生活,住着父亲租来的屋子,日子过得非常苦。

  “当时我一气之下,就把我的‘中功传承证’和从‘中功’培训学校带回来的书、衣服全都烧了。”之后,孙旭慧辗转网吧、游戏厅、化妆品店、KTV等多地打工,或到处去玩,过得十分散漫。2013年时,还在没结婚的情况下怀了孩子。

  “如果我母亲没有接触‘中功’,或许我就不会是这样的人生,我也不至于辍学,在社会上经历那么多痛苦的事……”

  孙旭慧说,她恨“中功”,但奇怪的是,从小到大不管什么时候,包括生孩子或遇到困难,她第一个想到的,还是张宏堡的名字。

  “就好像是走到了一种不知是怎么回事的境界,可能是因为从小已经养成了一种习惯,从八九岁开始一遇到什么困难妈妈就让我想他的名字。”

  不少像孙旭慧一样将张宏堡奉若神明的“中功”习练者,不相信他们的“师父”真面目是如此丑陋不堪——

  张宏堡曾涉嫌强奸多名女学员,其中有残疾人,还有未成年人,这与其鼓吹的“采阴补阳”歪理邪说有很大关系。

  此外,在张宏堡的指挥下,“中功”组织也以各种方式聚敛钱财,以商养功,甚至还私设“执法队”,非法拘禁和毒打异己。

  2000年初,张宏堡偷逃美国。同年6月,中国警方以涉嫌强奸妇女、谋杀和伪造证件等罪名,发布通缉令捉拿张宏堡。随后,他以“中功”创始人、“持不同政见者”的身份,在美国获得政治庇护。

  但讽刺的是,自称“大法王”、有特异功能、在美国上蹿下跳抹黑中国的张宏堡,竟于2006年7月发生车祸意外死亡!

  不过,他的影响力并没有因此而消散。很多被“洗脑”严重的“中功”老学员,思想仍深受其歪理邪说禁锢而无法自拔。

  孙旭慧的母亲就是其中之一。

  “在我妈妈眼里,‘师父’并没有死。每次我跟她说张宏堡死了或者怎么着的时候,她都会疯疯癫癫的,有一次甚至动手狠狠打了我,逼得我也离家出走了。”孙旭慧说,2019年时,父亲去世,得到一笔理赔款,痴迷“中功”的母亲,还坚持要把这笔钱全部捐出去为“师父”祈福。

  这也让孙旭慧见识到了精神控制的威力。“到后来我也开始搞‘中功’那一套的时候,如果我说张宏堡还活着,他们就会对我死心塌地,甚至我说什么就信什么,但只要我说张宏堡死了,他们就针锋相对地来攻击我,甚至对我呵斥、要挟。”

  在妈妈身上,孙旭慧发现,这些信徒为了张宏堡,可以付出一切。“不管你需要多少钱,或者收多少钱,他们都愿意出,而且他们会想尽办法去出这个钱。”

  那时,孙旭慧正为欠下20多万元外债无力偿还而犯愁。于是她想到,为什么不复制张宏堡那套成立公司办班敛财的快速赚钱套路呢?

  包装神化自己

  “我可是特医师祖张宏堡尊师培养出来的孩子,以后跟我们一起搭禹余天上清境吧!”

  主意打定后,孙旭慧便开始重新研究起“中功”和张宏堡来。她找到一些曾经学习过“中功”的人多方打听,慢慢了解了张宏堡和他成立公司的一些情况。

  2019年7月,孙旭慧在山东招远推出自己的公司,取名为“禹余天文化艺术有限公司”。据孙旭慧说,她是借用了道教里的一些东西,“禹余天上清境”,是道教最高仙境“三清境”之一,“灵宝天尊”所居之处。孙旭慧后来对成员宣扬说,张宏堡就是“灵宝天尊”,而她则是“女娲娘娘”,并不断蛊惑追随者,“我们是要跟着‘师父’入禹余天上清境的人。”

  右为张宏堡,左为孙旭慧

  为了快速招揽信徒,孙旭慧还专门注册了与公司同名的微信公众号和微博,开始宣扬张宏堡及其“中功”邪说,并称自己是张宏堡公开授权的法定执行人,宣布门内所有事宜皆由她全权负责。

  孙旭慧在其微信公众号上发布的信息

  之后,孙旭慧又通过微信公众号对外发布了“百日百人回归行动计划”,号召以前的老学员抓紧“回归”。

  孙旭慧在其微信公众号上发布的“百日百人回归行动计划”

  该信息发布后,原“中功”人员何文菊、何旭贤等各地100余人相继关注并通过微信或电话与孙旭慧取得联系。

  为便于管理及发布各种信息,孙旭慧又于2020年9月17日建立了“师父无形资产保护”微信群(后更名为“禹余天上清境宝慧厅张宏堡”),将相关信徒拉入该群。

  “一年到头不生病,大病没有小病不来,遇到不舒服请‘师父’就好了。”

  “以后跟我们一起搭禹余天上清境吧!大家一起建个仙境多好!

  “我们不是宗教,我们是一种文化,一个境界,所以大家要知道‘师父’要带我们修到哪种境界。”

  ……

  在微信群里,孙旭慧对群友们说,“我可是特医师祖张宏堡尊师培养出来的孩子”,并常常以张宏堡传人的名义传达各种所谓“师父的指令”。

  不仅如此,为了能让这些人一直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孙旭慧还进一步神化自己,称自己是唯一能和师父“通灵”的人。

  “昨天一天都跟师父在一起,本来我们是睡的套间,可是我半夜腿疼,疼得不行了,师父就帮我捂腿,一直守着我,一晚上没睡,给我捂了一夜的腿。”

  类似的话,在微信群里出现过多次。不少人将信将疑,以为孙旭慧真的能和张宏堡见上面。

  “其实那些都是假的,都是我忽悠他们的。”事后,孙旭慧承认,她这么做,不过是想要树立自己的权威,让这些人能一直聚集在她身边不要离开。“我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们相信我,让更多的人加入进来,这样我就可以赚到更多的钱。”

  发展到后来,孙旭慧自诩“女娲娘娘”,并将自己看中的追随者何文菊封为“普贤菩萨”、何旭贤封为“黎山老母”,到网上找人给她们画了“圣像”。

  孙旭慧在网上找人绘制的“圣像”,左为普贤菩萨,右为黎山老母

  “当时我说我不接受这个,这么大我压不住。”何旭贤说。但孙旭慧告诉她,这是“师父”给起的,“你当之无愧”。

  “其实就是为了抬高自己,这样的话别人会更信我。”孙旭慧说。

  蒙骗他人敛财

  “我就是想让更多的人加入,好让我赚更多的钱”

  聚集信徒只是孙旭慧计划中的第一步,敛财才是她真实的目的。

  “中功传承证”

  在部分“中功”老学员“回归”后,孙旭慧要求他们每个人都要补办一个“中功传承证”。为此,她专门从老家找来一本过去张宏堡发放的空白“中功传承证”,并以此为模板在淘宝上找人以8元每本的价格定制了100个一模一样的。

  “然后,我填上需要办证的人员信息,盖上‘禹余天文化艺术有限公司’的公章就可以了。”

  经此简单一包装,原本只有8块钱成本的证,到了信徒那里就要收费100元。

  “100块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还能走正门。”孙旭慧不断鼓吹“中功传承证”的作用,称“过去我们是徒弟找师父,现在我们是师父找徒弟”,宣扬说有了这个证就是有了门票,是重新与“中功”结缘,否则就是门外的、散修的。

  为了增加可信度,孙旭慧还将“禹余天文化艺术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发了出来,并称她还在办理“中功”标志“麒麟回首吐旋极”的商标注册,以此忽悠信徒“中功”已经合法了。

  “禹余天文化艺术有限公司”营业执照

图片1

  “麒麟回首吐旋极”

  孙旭慧发在微信公众号上的国家知识产权局文书显示,商标注册被驳回

  不过,从孙旭慧发在其微信公众号上的国家知识产权局文书内容来看,她的商标注册申请并未通过。但这并没有影响她继续向信徒鼓吹“中功”已经“合法化”。不少老学员因为年龄大、学历低,无法辨别真伪,乖乖地听她摆布。

  “过去学‘中功’的也都给毕业证,孙旭慧说老弟子原来的证都作废了,不算数了,现在‘中功’合法了,要办新的证。”在孙旭慧的宣传下,何旭贤不但自己补办了“中功传承证”,还拉了不少人和她一起补办。

  后来警方统计,仅补办证这一项,孙旭慧就从中获利4000余元。

  此外,孙旭慧还设计了所谓已经“加持能量”的“麒麟衫””““中华养生益智皂”等“信息产品”,向信徒兜售,获利1.1万余元。

  “中华养生益智皂”

  图中右一为身穿“麒麟衫”的孙旭慧

  比如,印有“中功”标志“麒麟回首吐旋极”的T恤衫,是孙旭慧从淘宝上以每件18元的价格订购的,但她转手就按50元一件的价格卖给了信徒。花3元一块订制的“中华养生益智皂”,则以30元的高价出售。

  “衣服穿着保暖好看舒服辟邪,一年四季都能穿。这是练功服,晚上可以穿着睡觉,强身护体,绝对上身暖和后背灼热。”

  在微信群里,孙旭慧不停吹嘘这些 “信息产品”的神奇功效,吸引人们争相抢购。仅何旭贤一人,就替自己和他人从孙旭慧那里购买了100件。

  “以前张宏堡就发过这个麒麟衫,那时候就特别火,一件可贵了。”孙旭慧说,自己此时推出同款,目的是为了勾起大家的回忆,好把人都吸引过来,建立人脉圈,之后就可以再继续卖别的东西。“我在宣传它的时候说穿着可以长功、治病,但其实它根本没有任何功效。”

  “中功”学员订购孙旭慧所谓“麒麟衫”的记录

  不仅如此,孙旭慧还学习张宏堡的套路,增设“入门费”、“拜师费”等各种名目敛财。

  孙旭慧在其微信公众号上公布的价目表

  孙旭慧劝人拜师的聊天记录

  比如,在办了“中功传承证”之后,就需要学习张宏堡的一部功,费用是1000元,此后还有二部功、三部功、四部功,分别是500元,想学一到四部功的总辅导,又需500元。如果还要拜师,则需缴纳5000元……

  其中,最高档的5000元,可以获得一个“师承证明”,也叫“师承证”。孙旭慧告诉信徒,所有持“师承证”的人,都是由张宏堡本尊来接引,将来人老病死了,可以跟着张宏堡去好地方,不受罪。

  “反正你把这一套学下来,就得8000元。”孙旭慧说。

  孙旭慧给信徒制作的“师承证明”

  为了让更多人相信她,孙旭慧还擅自把影视明星邓伦包装成代言人,并谎称另一影视明星李易峰也交了1000元加入了“中功”。

  “其实这些都是我瞎编的,”孙旭慧事后坦言,“我就是想让更多的人加入,好让我赚更多的钱。”

  在她的鼓吹之下,何文菊、何旭贤都交了5000元,被孙旭慧任命为“接引师”,准许她们各自去发展下线,负责各自的信徒。为了打造传销式的吸金模式,孙旭慧还和二人承诺,只要她们能再拉来更多的人,“入门费”1000元可以提成30%,“拜师费”5000元可以提成40%。两人之后都拉来不少人,何文菊获得提成14300元,何旭贤获得提成10000元。

  “我开始说不要,但孙旭慧说这是‘师父’张宏堡说的,不能让我们白干活。”何旭贤说。

  提到自己已经80多岁高龄的二哥,何旭贤就忍不住痛哭。在她的带动下,二哥也把攒了许久的5000元钱拿了出来拜了师。

  “我二哥以前也学过‘中功’,他一听说国家现在允许了,就说那就也办一个吧。”何旭贤说,她曾想要阻止二哥,一个单身老人,平时都是靠政府的低保养着,哪有这么多钱?但二哥还是坚持要交。

  “提起我二哥我就难受……我真后悔信了这个(‘中功’)”,何旭贤不停地抹着眼泪哭诉,“当时我二哥上我家送钱,点了好几遍,钱都已经发霉了,粘到了一起……”,何旭贤感慨,这不知是老人家省吃俭用多久才攒下的积蓄,全让“中功”给骗走了!“我现在特别后悔,我不但害了我自己,还害了我的家人,我的亲人们。我真的错了!”

  截至案发,孙旭慧共收取“入门费”3000元,“拜师费”80000元,还借气功治病之名,骗取他人1000元。再加上销售“信息产品”及办理“中功传承证”的费用,共计敛财9.9万余元,全部用于个人挥霍。

  “这可比我以前辛苦打工赚钱快多了。”孙旭慧说, “如果把信张宏堡的人都整回来,那一个月赚个上千万都是很正常的。”

  孙旭慧收取钱财开具的大量收据

  铁窗之下忏悔

  “不要再像我一样,利用这些东西去赚取别人辛苦挣来的钱。如果你们还这么继续下去,我今天的下场,就是未来你们的下场”

  但孙旭慧这个借恢复“中功”骗敛钱财的发财梦,没做多久就被警方彻底粉碎。

  山东省招远市公安局党委委员王克宁

  据山东省招远市公安局党委委员王克宁介绍,2020年6月8日,公安机关在工作中发现,一个网名叫“中功弟子孙旭慧”的人,自称是张宏堡的传人,涉嫌从事违法犯罪活动。招远市公安局党委高度重视,坚持“主动进攻、打早打小”的原则,立即责成有关警种开展前期侦查。经过近5个月的连续作战,基本掌握了孙旭慧等人利用迷信破坏法律实施的相关证据。

  2020年10月29日,该案被公安部列为部督专案,烟台、招远两级公安机关从相关业务警种抽调精干力量组成专案组,经过一个多月的昼夜奋战,基本查清了孙旭慧的违法犯罪事实,抓捕时机业已成熟。

  在公安部的统一部署下,2020年12月5日,专案组组织警力,分赴云南、河北、辽宁、北京、天津及山东济南、青岛等地。12月9日,相关省市公安机关通力协作,参战民警克服疫情、严寒等不利因素,一举将孙旭慧等11名核心骨干成员全部抓获,扣押涉案物品一大宗。

  “相关人员抓捕归案后,一个最大的困难就是他们都被‘中功’洗了脑,中毒较深,到案之初不配合调查,也不认为自己是在害人和从事违法犯罪活动。”案件侦办负责人介绍说。针对这一情况,专案组及时调整思路,不是简单的一拘了之,而是针对每一名犯罪嫌疑人都确定了一个审讯小组,采取“转审结合”的方式,灵活运用政策宣讲、法制教育、亲情感化等方法,让包括为首人员孙旭慧在内的主要涉案人员全部都认识到了“中功”的危害。

  “我错了,都是我的错!”认识到自己罪行的孙旭慧在悔过书中写道——

  “因为习练‘中功’,我从未有过一个完美的爱情、婚姻。”

  “‘中功’毁了我的童年、少年、青春、成年,毁了我的一生,直到现在这个已经丧失理智、走火入魔的我。”

  “他(张宏堡)像魔鬼一般侵蚀着我的精神,掌控着我的大脑……完全让我变成了另一个人。”

  “只因母亲的一句我为‘师父’能做什么,我又习练了‘中功’,甚至组织发展‘中功’,造成了今天我有家不能回,子女不能见,触犯了法律。”

  在面对记者的采访时,孙旭慧说道:“希望看到我这个事的人,不要再像我一样去坑害别人了,也不要再去轻易相信那些打着张宏堡旗号在外面做得风生水起的人。不要再像我一样,利用这些东西去赚取别人辛苦挣来的钱。如果你们还这么继续下去,我今天的下场,就是未来你们的下场。”

  “我们公安机关一直高度重视此类利用迷信手段裹挟蒙骗群众的违法犯罪活动,”招远市公安局党委委员王克宁表示,公安机关将继续坚持“团结教育挽救绝大多数、依法打击极少数”等方针政策,为维护社会大局稳定、保障人民安居乐业而努力奋斗。

  “在此,我们也提醒广大人民群众,一定要增强防范意识,提高辨别能力,谨防上当受骗。”王克宁说。

责任编辑:小末

访谈

更多More

文史

更多More

视频

更多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