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吉林市委政法委员会主管

吉林市反邪教网站

我的邻居终于摆脱了“三赎基督”

  时间:2021-04-29 09:51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家住贵州印江自治县杨柳乡凯坪村的张某某,淳朴善良,因妻子身体残疾,又养育有4个小孩,生活的重担压得他有点喘不过气来。1999年初,一个外乡人到该村传福音,向张某某宣传只要信奉“三赎基督”,每天按时祷告求福,神就会保佑全家得到平安和福音,生病不用打针吃药、庄稼不用上肥。于是张某某轻信他的谣言,开始信奉“三赎基督”邪教并参与活动。在他的带领下,妻子也开始信教。夫妻二人定期到别的人家参加“三赎基督”组织的聚会活动。一时间,张某某一家把主要精力都放在祷告求福上,放松了农业生产,家庭经济生活更加陷入困境。

  村里干部看他家的生活一天不如一天,他妻子的病一天比一天加重,心里很着急,就对张某某进行疏导教育,说妻子的病不能再拖了,地里的庄稼也要施点肥,奉劝他及时与“三赎基督”邪教脱离,否则未来的日子怎么过……但张某某还是不以为然,说道:“不管你们怎么讲、怎样说、来多少次、反正我就是要祷告,就是要求‘福音’。”村干部拿他没有办法,为了帮助他尽早摆脱“三赎基督”邪教组织,只好把他的事告诉上级政府。相关部门对张某某进行了教育帮助,但“三赎基督”的毒瘤已深深植入张某某的脑海,他反反复复痴迷于“三赎基督”不能自拔。

  2003年春节,我回家过年,张某某的小儿子到我家玩,没待一会,他妈妈急拉拉喊小儿子离开。母亲告诉我,张家这几年都不到寨上串门,邻居有事都不来往,家庭光景一年不如一年,大的三个孩子都辍学外出务工去了。

  听母亲讲着讲着,我心里一酸,张家的几个孩子都是我们看着长大的,二十岁不到的年纪,没学历没文凭没技术,外出务工到底能干什么?

  大年初三一早,张某某的小儿子就跑来找我,说他母亲老火,哥哥刚回来,父亲就出去了。我马上与小儿子去他家,看他母亲很伤心,哥哥又低头不语,原来哥哥带了一个姑娘回家,那姑娘看着这贫寒的家,没有停留当天就走了,一家人发生了争执。

  我顺势跟张某某的妻子说:“你看你的病一直没有好利索,孩子们又渐渐长大,将来要讲亲事,如果知道你们家在学祷告,谁家姑娘会嫁进来?”张某某的妻子告诉我,她早有不信的念头了,信了这些年,病没有好转,粮食已没有长,就是“死老头陷得太深,庄稼活又靠他”。她问我,你在外这么些年,有什么法子能让他不学吗?

  我说我们这地方有土地优势,条件好,让老张种烤烟吧。我认识一个原来“三赎基督”执事,通过政府教育转化后,现在是烤烟大户。我带老张去看看,帮忙种一下烤烟,学点技术,你们帮助说服他,就说孩子要讲亲事要花钱,叫老头到外面找点活路做,到时我去上班前在做做他的工作,争取把他带出去让他看看,了解“三赎基督”的真实目的。

  迫于生活的压力,张某某在家人和我的劝说下,来到刀坝乡玉岩村,跟种烟大户李某某一起犁地。劳动之余,李某某把自己的经历告诉了老张,说当年自己也是因为妻子生病,无钱医治信了祷告,甚至当上执事去发展成员。老李告诉老张,“三赎基督”说了,发展对象必须家庭贫困或有人员生病的,这样利于控制成员。李某某因为违法犯罪,被政府依法处理,接受了教育,政府不但帮助联系医院治好李某某妻子的病,还教他种烟技术,他通过种烟渐渐走上了致富路,现在再也不相信祷告了。李某某对老张说:“我看你那么勤快,自己回家试种几亩烟看看,一定要按技术员的要求去种,种烟比种其他庄稼划得来。”

  张某某听着、看着,动了心,叫李某某告诉我,他想回家自己种烟,于是我又把他送了回来,帮助他协调土地,让自己母亲把地给他种烟。通过老张的辛勤劳动,加上风调雨顺,老张当年就尝到了种烟的甜头,慢慢地没有时间去祷告了,一门心思地开始拨弄地里的烤烟。

  张某某后来不仅为儿子娶了媳妇,还开始拿钱支持儿子在县城购房。他说,自己就是吃了没有文化的亏,相信了祷告,把家折腾了那么多年,现在想想还有些后悔,他一定要让他的孙子们接受好的教育。

  中国反邪教网提醒:“三赎基督”就是“门徒会”,是一个冒用宗教名义,打着基督教旗号行祸国殃民之事,不折不扣的邪教组织。国家将“门徒会”定性为邪教组织后,其成员在传播教义时不说自己是“门徒会”,称教名“三赎基督”“狂野窄门”等,既逃避公安机关的打击,又对群众有一定的迷惑性。

  (作者:周贵华、单位:贵州印江自治县罗场乡综治办、联系电话:13765656828)

责任编辑:小末

访谈

更多More

文史

更多More

视频

更多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