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吉林市委政法委员会主管

吉林市反邪教网站

妈妈离家三年是我童年的痛

  时间:2021-06-08 12:11

  我叫沈小雪(化名),今年11岁了,是一名小学五年级学生。我的家在安徽省合肥市包河区大圩镇沈福村,我的爸爸叫沈强(化名),妈妈叫陈丽(化名),我们一家三口过着平淡而幸福的日子。但是,妈妈被“全能神”邪教蛊惑离家的那三年,是我童年的痛,无法忘记。

  那些年,妈妈在家照顾,有妈的孩子像块宝。

  听奶奶说,妈妈是在2008年的时候,经村里陈奶奶介绍嫁到我们家。爸爸说,他第一次和妈妈见面的时候,妈妈穿着红色的裙子,腼腆地笑着,特别好看。2009年,爸爸妈妈结婚,第二年有了我,因为我出生的那天下雪了,妈妈就给我取名叫小雪。

  那些年,因为我还小,妈妈没有外出工作,在家照顾我,操劳家庭生活的一切,是爸爸勤奋工作的动力和最坚强的后盾。爸爸在集上开了一家修车铺,每天都有干不完的活,起早贪黑,很辛苦。时间在平淡的日子里匆匆过去。很快,我上小学了,二年级上学期,家里经常会来两个阿姨找妈妈,从那个时候开始,我的妈妈似乎变了。

  那三年,妈妈离家出走,没妈的孩子像棵草。

  有段时间,我放学回家,经常遇到那两个阿姨和妈妈一起在卧室读书聊天。我想进房间看看,妈妈严厉地训斥我,让我不要打扰她们。妈妈变了,不再把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不再送我上学、放学,不再给我检查作业复习功课,还经常不做饭,我只能自己去爷爷奶奶家吃饭。爸爸还是起早贪黑地在店里忙,很少陪妈妈。后来,妈妈经常和爸爸吵架,妈妈吵着要和爸爸离婚。我躲在房间里偷偷地哭,我不希望他们离婚,可是妈妈以死相逼,坚决要和爸爸离婚。

  2017年10月份,刚过完国庆节的一天,我中午放学回家,家里乱七八糟的,爸爸抱着头坐在那哭。爸爸说妈妈信了“全能神”的谎话,一心只想信“神”,离家出走“传福音”去了,还带走了家里的所有积蓄。我放声痛哭,哭喊着妈妈,多么希望妈妈没有走,希望妈妈一会儿就回家了。我不知道“全能神”是什么“神”,电视上看到的神仙都是大慈大悲的,为什么这个“全能神”让妈妈不要我了呢?

  妈妈真的走了,不知道妈妈去了哪里。爸爸关掉了修车铺,每天出门去找妈妈。爸爸说他寻遍了合肥的大街小巷,还坐车到附近的庐江、六安等地,张贴了很多《寻人启事》,希望妈妈能看到,希望妈妈能早点回来。我不上学的时候,也会跟着爸爸一起出门找妈妈,我走着哭着喊着“妈妈,妈妈”,却没有妈妈的一点回应。

  三年里,我每天都在想妈妈,把妈妈的照片夹在课本里,看着妈妈的照片,默默地流眼泪。每天在学校门口,看到同学有妈妈接送,我特别羡慕。我生病的时候,在医院里看到别人有妈妈抱着,多么希望妈妈能突然出现。我和爸爸苦苦找了三年,盼了三年,没有妈妈的一点儿消息。

  妈妈,我最爱的妈妈,我好想你!你去了哪里?有没有想我呀?

  三年后,妈妈终于回来,我又幸福了。

  时间很快,三年过去了,眨眼之间已到了2020年,我已经读五年级。快到中秋节的一天,爸爸特别开心地和我说乡镇府帮我们找到了妈妈,妈妈明天就能回来了。好开心,我亲爱的妈妈终于要回家了。当天晚上,我内心无比欢乐地想着妈妈,一夜没睡着。

  第二天,妈妈真的回来了,被几个叔叔阿姨还有村里的沈奶奶送回来的,爸爸说是他们帮忙找到了我的妈妈。妈妈似乎很憔悴,瘦弱的身躯,凌乱的头发,看起来像生病了一样。我哭着跑过去抱着她:“妈妈,我好想你!”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爸爸一直在家陪着妈妈,乡政府的叔叔阿姨们经常到家里看望我们。在大家的陪伴和关心下,妈妈的心情越来越好,我原先熟悉的妈妈好像又回来了。她给我做红烧排骨,给我梳头,陪我做作业,有妈妈陪伴成长是特别的幸福。

  我们在沈福村的家已经拆迁了,现在住在回迁的现代化小区里,生活条件更好了。爸爸妈妈都在附近的工厂上班,我们的日子更加美好了。

责任编辑:小末

访谈

更多More

文史

更多More

视频

更多More